九正建材網資訊

大宗商品價格齊飛,漲價致窮“涂”末路?

來源:涂料經 發布日期:2021-05-19 11:35:49 查看次數:
【九正建材網】 五一假期之后,涂料、原材料企業掀起新的一波漲價潮。但是放眼望去,漲價不僅局限在涂料化工行業,其本質還是大宗商品的漲價導致的連鎖效應。

五一假期之后,涂料、原材料企業掀起新的一波漲價潮。但是放眼望去,漲價不僅局限在涂料化工行業,其本質還是大宗商品的漲價導致的連鎖效應。

在一輪又一輪的瘋狂漲價之下,投資者們用“手無寸鐵”、“失之‘焦’臂”、“望‘煤’止渴”、“踏雪尋‘煤’”、“寄人‘璃’下”等網絡新詞,調侃對踏空大宗商品這一輪行情的無奈,而涂料企業甚至說自己“窮‘涂’末路”。

今天我們把視線放得再廣一點,看看漲價的“病毒”如何一點點蔓延至各行各業,又是怎么滲透到原材料以及涂料行業的。

大宗齊飛,成本驟增

5月10日前后,幾十家鈦白粉行業發出了漲價函,掀起鈦白粉年內第五輪漲價潮。但狂舞的不只是鈦白粉價格,今年以來,國內期貨市場包括鐵礦石、焦煤、焦炭、玻璃、線材、熱軋卷板螺紋鋼等期貨品種主力合約更是紛紛觸及漲停才是**可怕的。

鐵礦石主力合約漲停突破1300元/噸,報價1326元/噸,創歷史新高!

焦煤主力合約漲停**高達2062元/噸,創歷史新高!

螺紋鋼開盤隨后封住漲停,日漲5.99%,報6012元/噸,創歷史新高!

大宗商品齊飛,意味著相關行業除了漲價別無選擇,其中就包括涂料原材料及成品行業。

某**涂料品牌高管在朋友圈寫道:“國內外的戰略性、結構性、政策性、資源性的突出矛盾,在內部市場,指向焦點都體現在一個‘漲’字。先是貿易戰限制進出口,為拿貨增添難度和成本;再是歐美采取刺激經濟措施,貨幣全面放水,讓經濟壓力外流;還有為了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氣候行動目標實行的限產,供不應求導致大宗價格齊飛……這一波影響深遠,不僅致使原料的成本驟增,運輸物流成本也擴大化,多重壓力之下,原材料和涂企的日子肯定都不好過。”

牽一發而動全身。原材料價格的巨幅漲跌,直接影響著原材料企業以及涂料企業的生存環境,一步一步將它們逼到窮“涂”末路的絕境。

原材料抱團,“少漲多次”

就圈子內來看,每次漲價都是由原材料行業傳導過來的,也因此它們背負不少罵名。但是跳出圈子,發現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

在本號上周發布的文章《漲價再現!穿透涂料漲價潮背后的“陰謀論”》有詳細的闡述:原材料企業非資源型企業,作為“餅干”中的“夾心”,上承資源型企業,下接涂料企業,不漲會承受不住壓力,漲又會影響訂單量,“里外不是人”。

于是我們發現它們慣用“抱團漲價”,這樣不會被單一的針對,反映的也是行業的問題而非企業的問題。

對于涂料原材料接二連三的漲價,在此再提出兩個問題:為什么不是一次漲到位,而是“少漲多次”?兩種方式客戶更能接受哪一種?

先來搞清楚涂料原材料企業如何賺錢的。據國內**乳液集團巴德富高管透露:作為中間商,不過就是賺的加工的錢,要靠創新、靠科研……加之原材料價格原本比較透明,在同一片區同一類別產品的業內價相差無幾,甚至為了要取得銷量優勢還得自行壓低價格,不能像有些**涂企那樣賺品牌力的錢,賺錢的領域乏善可陳。多次漲價也不是自己決定,而是跟上游走,處于被動地位。

雖然原材料方的漲價是被動的,但是它們漲價的時間以及幅度就像是商量好的。就**近一期的鈦白粉漲價集中在5月7日前后,各型號鈦白粉銷售價格在原價格基礎上,國內客戶上調1000元/噸,國際客戶上調150美元-200美元/噸。

它們除了漲價時間與幅度一致,且都遵循“少漲多次”的原則。舉個例子:鈦白粉**企業金浦鈦業分別在2月8日、3月2日、4月6日、5月6日連續4次調價,且每次都是對國內各類客戶上調1000元人民幣/噸,國際客戶上調150美元/噸?此泼看螡q的都不多,四次加下來,對國內各類客戶上調4000元人民幣/噸,國際客戶上調600美元/噸。積少成多,風雨興焉。

漲價影響聯動,窮“涂”末路

涂料行業上呈的也不僅僅是原材料上漲的壓力,它們共同面臨的還有運輸成本的壓力。由于大宗行業中鋼材、石油價格的上漲,汽車、造船、機械等均是受波及的下游行業。

航運界網5月17日消息,油輪船東TeekayTankers公布了2021年**季度財務報告顯示一季度虧損2140萬美元;韓聯社報道,韓國船企大宇造船海洋5月17日宣布,該公司今年**季度接單25艘,凈虧損達2347億韓元(約合2.07億美元)。航運界一季度虧損的案例不勝枚舉,受大宗商品漲價的影響,接單越多,虧損越多。再向下傳導至運輸行業,原材料以及涂料的運輸成本上漲也變成板上釘釘的事。

在5月初涂料原材料漲價過后,率先漲價的是工業涂料企業。他們與工程、造船、汽車行業息息相關,屬于在傳導效應之下漲價。但是涂料企業在今年漲價的并沒有原材料那么頻繁,真正意義上的一次抱團漲價在二月底到三月初。有人預言涂料行業今年第二次大規模漲價已經在籌備中,樂化、齊魯等工業涂料的漲價就是這波漲價潮的前奏,這波預言具有一定依據性。至于漲不漲,漲多少,還要“靜候佳音”。

某涂企高管表示:“上游通脹,下游通縮。涂料企業漲與不漲都處于窮途末路的境地。不漲意味著要自己承擔壓力,漲就意味著要將壓力傳導至終端市場,企業經營的穩定性和安全性勢必受到沖擊,進退維谷。這一環境趨勢下中小涂企面臨著生死存亡的關鍵時期。除了‘調結構,抓創新’之外,還要避免盲目投資與擴張、急病亂投醫。先謀生存,再謀發展。”

資深涂料專家也表示:“近年來,像立邦、三棵樹、亞士創能、嘉寶莉、巴德士等大型企業其實早已給出了應對漲價在內外部環境施壓的良方。它們有個共同點就是由單一的涂料廠商向集成廠商轉變,目前轉型的都非常成功。他們不僅賣涂料,還賣設計、賣服務、賣全屋定制……面對外界沖擊,它們率先考慮的并不是降低成本而是擴大收益范圍,保證了自身發展的穩定性。”

聲明:本文由涂料經微信公眾號原創并授權九正建材網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需轉載請與原作者聯系

推薦閱讀

更多>>

涂料漲價

發表評論

關于九正 會員服務 廣告服務 訪客留言 企業郵箱 網站地圖 建材專欄 地區專欄 產品歸檔 產品地圖 服務條款
九正建材網 版權所有©2000-2021      九正建材網全國免費服務熱線:400 6464 001 傳真:028-83370196